《香港算命王》歷史上的今天 — 1970-0713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衰。回顧歷史的今天,瞭解歷史的這一天發生的事件。

查看
日曆史事件 前一天 後一天

  • 盛世才

      盛世才,字晉庸(1892-1970)遼寧開原人,原名振甲,字德三。屬漢軍旗人。國民黨陸軍中將加上將銜。他從不甘屈就國民黨軍參謀部作戰科長轉而進入新疆圖謀陞遷,經幾年施展權謀,攝取了新疆最高統治權,獨裁專斷,稱霸新疆達十二年之久。
      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盛世才,一向以“新疆王”自居,唯我獨尊。他把新疆政府和共產黨、國民黨合稱為“中國三大政治集團”,又以國共兩黨以外的“第三領袖”自居,而且把他與斯大林、羅斯福、邱吉爾、蔣介石、毛澤東一起並稱為“世界反法西斯陣線六大領袖”。
      關於盛世才,原中共駐新疆代表鄧發曾有精闢的評價:“盛世才,就其出身來說,是個野心軍閥;就其思想來說,是個土皇帝;就其行為來說,是個狼種豬。”
      盛世才曾被人們稱為“新疆王”,統治新疆將近12年。由於新疆與蘇聯近在咫尺,盛世才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和蘇聯的關係一度處於“蜜月”中。而後來隨著形勢的變化,盛世才最終與蘇聯決裂了。
    借助蘇聯 取得新疆政權
      盛世才,1892年出生於遼寧省開原市,曾在日本東京明治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後在奉系將領郭松齡的推薦下到日本陸軍大學深造。1927年,盛世才回國,1930年底來新疆,被任命為軍官學校戰術總教官。兩年後,盛世才已是東路剿匪總指揮,屢戰屢勝,威望日漸提高。由於新疆省主席金樹仁自1928年執掌新疆後對新疆各民族的壓迫、剝削和奴役十分殘酷,激起了新疆各族的仇恨,一些地方統治者也趁機紛紛割據獨立。
      1933年4月12日,新疆發生了“四·一二”政變。金樹仁倉惶逃離省城,而此時手中握有相當兵力的盛世才,被各方推舉為新疆臨時督辦。教育廳廳長劉文龍被推舉為新疆臨時省主席。12月,盛世才就以劉文龍涉嫌謀叛,將劉及其全家軟禁,迫令劉辭職,而指定年邁多病的老官僚朱瑞墀為省主席。次年3月,朱瑞墀病死。盛世才集軍政大權於一身,開始了他對新疆的獨裁統治。 盛世才上台之初,政權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實際只控制省城一帶。當時新疆還有佔據北疆的馬步芳的堂弟馬仲英和佔據伊犁的張培元兩股勢力,與盛世才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他們二人的兵力皆多於盛世才,兩人聯合行動,準備隨時奪取政權。一些地方勢力也準備伺機而動。
      盛世才本想依靠國民黨來割據一方,但是南京政府卻想趁機控制新疆。盛世才曾留學日本,但是他沒有走投靠日本的道路。盛世才深知近在咫尺的蘇聯對於新疆的重要性。不僅新疆的日用品基本上都來自蘇聯,而且蘇聯軍隊隨時可以開進新疆。1920年,蘇聯紅軍曾進入新疆消滅白俄軍隊。盛世才把爭取蘇聯的諒解與援助作為鞏固自己政權的主要措施之一,不斷派人與蘇聯接觸及求援。他自己也裝出信仰共產主義,對馬列主義頗有研究的樣子,討好蘇聯。
      對於蘇聯來說,一個穩定而親蘇的新疆地方政權對它有直接的利害關係,可以使與新疆接壤達3000多公里的中蘇邊境平安無事。蘇聯政府提出,盛世才“親蘇必須反帝”。盛世才為了取得支持,只得答應。蘇聯不斷給盛世才提供軍事援助和經濟援助,使盛世才上台後很快站穩腳跟。
      蘇聯支持盛世才,引起世界革命派的激烈反對。共產國際致函聯共(布)中央,羅列了不能支持盛世才的各種理由。就意識形態原則而言,共產國際不無道理。但蘇聯決策者這時並不考慮意識形態原則,而是蘇聯現實的國家利益。
      1933年12月,張培元自伊犁進兵迪化。在盛世才的請求下,蘇聯紅軍出兵助戰,將張培元擊敗。1934年1月,馬仲英統率主力七千餘人圍攻迪化,形勢一度極其危急。盛世才率軍抵抗,並再次請蘇聯紅軍相助。蘇軍分兩路入疆,很快擊敗了馬仲英部。馬仲英於2月中旬撤圍南逃。至此,盛世才在新疆已無強勁對手了。1937年初,馬仲英的親信馬虎山舉兵反盛,進兵庫車。9月,在盛世才的請求下,蘇聯柯爾托羅夫兵團2個團和另外1個團,配有飛機40架、坦克20輛,突入阿圖什,切斷馬虎山軍的退路。馬虎山見勢不妙,率少數隨從逃往印度,其部由旅長馬生貴通電投降。馬生貴後被蘇聯軍隊殺死。到此,盛世才完全鞏固了在新疆的統治。
      在軍事支援盛世才的同時,蘇聯又從人力、物力、財力等各方面予以支援,派遣一批專家、技術人員、幹部、共產黨員來新疆,具體幫助盛世才制定了“六大政策”,以恢復和發展新疆的經濟文化。在蘇聯的幫助下,新疆的經濟得到某些恢復和發展。
      盛世才採取親蘇政策,是出於自己利益的考慮。除了蘇聯,他對於其他外國人入新疆是持反對態度的。
      但當時新疆的政治環境很複雜,英、德、日帝國主義分子都想涉足這塊土地。英帝國主義於1933年11月唆使沙比提大毛拉和伊敏在喀什建立“共和國”,宣佈該共和國為“永久民主共和國”。法國人在迪化開設過洋行,英國人設立過天主教堂,瑞典人在英吉沙設立過醫院,實際上都是在不同的名目下進行間諜活動。在宗教外衣的掩護下的封建上層,開始投入帝國主義的懷抱,叛亂者中“親英的南方集團”和“親日的北方集團”,成為西方刊物司空見慣的術語。
      盛世才執政後,把洋行和天主教堂一律關閉,把所有外籍人員一律驅逐出境。除了蘇聯人,凡是到新疆的外國人,幾乎一律被逮捕。
      盛世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機會主義者。抗日戰爭爆發後,盛世才的立場與中國共產黨也有一些一致的地方。由於有蘇聯的支持,天高皇帝遠,盛世才對國民黨政府並不十分買賬,曾公開批評過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
      曾任中共駐新疆代表的陳潭秋說,在相當一段時間裡,盛世才在政治問題上是以兩個中心的態度為標準,即國際問題看莫斯科,國內問題看延安。
    秘密訪蘇 受到熱情會見
      1937年8月21日,中國國民黨政府與蘇聯政府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後,蘇聯政府大力援助中國,中蘇關係進入“蜜月”時期。而蘇聯的大批軍火物資是通過新疆才得以運往抗日前線的。同時,新疆又是蘇聯中亞地區安全的一個天然屏障,地位至關重要。1938年1月,蘇聯紅軍一個機械化加強團——第八團進駐哈密,守護著新疆東部大門,這使得國民黨軍隊不敢輕易西進。
      此時,盛世才與蘇聯關係空前密切,他覺得很有必要同蘇聯最高領導人直接會面商討一些問題。1938年8月,盛世才就以就醫為名,秘密前往莫斯科。盛世才去莫斯科沒有向國民黨政府洩露任何消息,但中國共產黨方面對此是知道的。 隨同盛世才前往莫斯科的還有他的妻子邱毓芳。雖然蘇聯在新疆的顧問和蘇聯對新疆的援助在日益增長,但當時蘇聯正值大“肅反”期間,這使盛世才對自己的安全有些擔心。然而他很快發現,這種擔心是多餘的。
      盛世才一到莫斯科,便受到蘇方官員極為熱情的接待。盛世才住在莫斯科城郊的一所旅館。這次訪問沒有引起公眾的注意,甚至連國民政府駐蘇大使館也不知道。很快,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接見了盛世才,參加會見的有莫洛托夫與伏羅希洛夫。盛世才後來還回憶說:會見時,關於1937年新疆的叛亂,斯大林贊同這樣一種看法,即叛亂是由托派策劃的。納粹、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對其給予了援助和支持,以建立進攻蘇聯的前沿陣地。伏羅希洛夫則側重於談可能把新疆作為侵略蘇聯薄弱地區的跳板這個與蘇聯有關的問題。
      在莫斯科,斯大林曾三次會見盛世才。盛世才所受到的歡迎,是以前任何一位中國政要所沒有得到的。這也反映了斯大林對新疆的利益很敏感。斯大林滿足了盛世才的全部援助要求。盛世才事後說:“我瀏覽了一下項目表,看到了我們熱切期待了五年的全部短缺設備。顯然,斯大林心中消除了在援助我的政府問題上的疑慮。”
    謀取利益 成為蘇共黨員
      1937年11月,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王明、康生從莫斯科回延安。盛世才熱情接待了他們。在筵席上,盛世才適時地向王明提出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要求。 盛世才的“入黨”問題,也在此次莫斯科之行中得以解決。盛世才在加入中共“無望”後,便秘密加入了蘇聯共產黨。盛世才回憶說:一切進行得都很順利,斯大林的心情也顯得很好,所以,我決定談談涉及到我與延安今後關係的微妙的個人問題。
      盛世才還轉述了他對斯大林說的原話:“我是馬列主義的忠實信徒。1937年,我通過陳紹禹(王明)、康生和鄧發,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政治局的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陳紹禹、康生、鄧發、陳雲和任弼時等人對此一致同意了,但又說要與第三國際商量之後再作最後決定”;“我希望能迅速受到黨的考驗和教育。所以,我也很渴望知道你們關於我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決定。”
      斯大林很清楚此刻必須對盛世才拉一把,在盛的入黨問題上一改前態,當即明確表示:“你現在就可以入黨。你回新疆之前,我會再次和你談這個問題。”由此可見,斯大林對盛世才的入黨問題是十分重視的。
      後,當盛世才正準備返回新疆的時候,一位蘇共官員帶著斯大林的指示來旅館拜訪他。根據斯大林的指示,給予盛世才特殊的照顧,立即吸收他加入蘇共。這位蘇共官員又要盛世才簽署了服從莫斯科政治局的宣誓書。盛世才遲疑了片刻後,表示同意。
      根據20世紀90年代以來解密的俄羅斯檔案中的1938年9月2日盛世才與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羅西洛夫的會談記錄,斯大林確實同意盛世才秘密加入聯共,但是又擔心此事洩漏後,會引起蔣介石的不滿,給盛世才今後的工作帶來不便。
      關於盛世才加入聯共的事,盛世才的二妹盛世同也證實了此事。她說:“他是個聯共黨員,並有黨證。”盛世才關於他加入蘇聯共產黨的敘述也許是可信的。但盛世才稱自己“是一個堅定的馬列主義者”卻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討好蘇聯 出賣新疆利益
      盛世才為了討好蘇聯,曾多次提出在新疆建立蘇維埃共和國,脫離中國,加盟蘇聯。但是蘇聯出於國際輿論的考慮,沒有答應,蘇聯領導人莫洛托夫曾在第七屆全蘇維埃聯盟代表大會上宣告:蘇聯“絕對維護包括新疆在內的中國全部領土的獨立、完整和主權”。
      盛世才還不惜犧牲國家利益,把新疆的主權出賣給蘇聯。1940年11月26日,盛世才和蘇聯政府代表巴庫林、卡爾波夫簽訂了為期50年的《新蘇租界條約》,使蘇聯在新疆享有各種不受當地政府干預的獨立特權,攫取了新疆的全部礦產以及交通、工業與各種資源,並且蘇聯可以在新疆駐軍,蘇聯各類人員可以自由在全新疆活動。 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後,德軍一度處於優勢,逼近莫斯科城下。善於見風使舵的盛世才認為,現在蘇德戰爭在蘇聯境內舉行,究竟什麼時候結束,難以預測;即使蘇聯獲勝,恐怕也不能如過去很有力量地援助新疆,不如投靠蔣介石。
    與蘇聯決裂 投靠蔣介石
      1942年6月27日,斯大林派蘇聯副外交人民委員德卡諾佐夫攜帶莫洛托夫給盛世才的信來到迪化,試圖阻止盛世才投靠蔣介石。雖然莫洛托夫表示願意作出讓步,但是盛世才不為所動。德卡諾佐夫對盛世才說:“你是聯共黨員,要永遠信仰馬克思主義,不能動搖。”盛世才此時的勢利嘴臉暴露無遺,他毫不掩飾自己:“至於我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我必須非常坦率地告訴您,這是絕對不再可能的事情了。談到我的政府的政策問題,我只能告訴您,作為三民主義的忠實擁護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統治。”
      為了對蔣介石表示忠心,盛世才對蘇聯的態度發生了急劇的變化。1942年10月5日,盛世才通過蘇聯駐新疆總領事普式庚,向蘇聯政府遞交了一份備忘錄,要求蘇聯政府從新疆撤走除外交人員以外的全部人員,其中包括軍事人員,且須在三個月內撤離。
      斯大林起初沒有考慮撤軍,但是1943年4月,鑒於國民政府任命的各部官員已到新疆任職,為了避免和蔣介石發生直接衝突,斯大林答應撤退駐新疆的蘇軍及顧問。6月,國民黨中央軍進駐哈密。斯大林知道新疆的局勢已不可挽回,於是下令撤軍。盛世才與蘇聯的關係,就此徹底終結。1943年,盛世才加入國民黨,並表示“矢志擁護中央,盡忠黨國,絕對服從領袖”。隨後,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星旗也改為了青天白日旗。
    盛世才殺害毛澤民和陳潭秋
      1938年2月,受黨中央派遣,毛澤民化名周彬,與陳潭秋等同志到新疆做統一戰線工作,先後出任新疆省財政廳、民政廳廳長等職。
      1942年9月17日,毛澤民和陳潭秋等共產黨員被反動軍閥盛世才逮捕。在獄中,敵人對毛澤民等軟硬兼施,嚴刑審訊,逼他招認中國共產黨在新疆搞“暴動”的所謂陰謀,逼他脫離共產黨,交出共產黨的組織。毛澤民等堅貞不屈,視死如歸,義正詞嚴地回答:“決不脫離黨,共產黨員有他的氣節。”“我不能放棄共產主義立場!”1943年9月27日,毛澤民與陳潭秋等共產黨員被敵人秘密殺害。
      盛世才和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鄧發關係很差,水火不容,所以把鄧發趕走,換成陳潭秋。陳潭秋為團結盛世才做了大量工作,兩人關係還算融洽,但最後還是因為盛世才決定反蘇反共投靠蔣介石,陳潭秋和毛澤民就慘遭殺害。
      1937年紅軍西路軍餘部在李先念帶領下到達新疆,在陳雲關心下,盛世才對這批紅軍做了妥善安排,特別是為中共培養了一批軍事技術人才,這是他的歷史功績。
    蔣介石拿下盛世才
      盛世才一向以“新疆王”自居,唯我獨尊。他把新疆政府和共產黨、國民黨合稱為中國三大政治集團,又以國共兩黨以外的第三領袖自居,而且還狂妄地把自己與斯大林、羅斯福、邱吉爾、蔣介石、毛澤東一起並稱為“世界反法西斯陣線六大領袖”。但是國民黨是不容許盛世才作為“領袖”的。國民黨在新疆兵力不大時,對盛世才是竭力拉攏,但當國民黨陶峙岳兵團的三個師全部進入迪化後,蔣介石對盛世才的臉色驟變。 蔣介石對新疆用兵,和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的建議有關係。陶峙岳就長期是胡宗南的部下。進入新疆的國軍部隊主要是中央軍,還有馬家軍一部。
      盛世才沒想到投靠國民黨是“引狼入室”。鑒於此,盛世才開始採取對策,準備把國民黨勢力逐出新疆。1944年8月11日,盛世才製造了逮捕國民黨新疆省黨部書記長黃如今、建設廳廳長林繼庸等人的“八一一黃林案”。一時間,整個迪化處於恐怖之中。
      為尋找退路,盛世才企圖再次投靠蘇聯。他致電斯大林,要求重新加入蘇聯共產黨和將新疆劃為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但此時蘇聯政府已經對盛世才徹底失望。斯大林拒絕了他的要求,並把其電報轉給了蔣介石。
      在此前的同年4月份,蘇聯政府已通過外交途徑對國民黨政府施壓,要求撤換盛世才。6月,斯大林在接見美駐蘇大使哈里曼時說,中國國民政府撤掉盛世才在新疆的職務,對於改善蘇中關係具有重要意義。同時,蘇聯在新疆三區(伊犁、塔城、阿山)的地下工作人員和蘇聯領事館人員,分別在封建宗教上層和知識青年等各階層群眾中進行工作,建立秘密組織,在群眾中開展反對盛世才和國民黨的活動。
      此時的盛世才,已是眾叛親離,怨聲載道。蔣介石決定把盛世才調離新疆,另任農林部長,由朱紹良代新疆省主席。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離開了新疆到重慶赴任。至此,盛世才在新疆苦心經營了11年5個月的軍閥統治結束了。後,盛世才去了台灣。
      盛世才到台灣後,曾一度經商,在台北投資開辦士林西菜館。晚年的盛世才主要從事著述,寫了《牧邊瑣記》、《新疆十年回憶錄》等書。1970年7月13日,昔日的“新疆王”盛世才在台北病逝,結束了其不平凡的一生,終年78歲。

    關鍵詞:國民黨,盛世才